bet356怎么提款
今天是   网站首页|bet356客服|bet356下载登不上|bet356怎么提款|课题研究|闲话建筑|对外合作|科普园地
设为首页-加为收藏-联系我们   乡情民俗|活动简讯|随笔杂谈|顾问箴言|小 资 料|他山之石|研究成果|留言我们
会员登陆
站内搜索
    
协会介绍
专家风采
 
首页 >> 练祁忆旧 >> 正文
林文月:读中文系的人
作者: 来源:文汇报 日期:2011-5-28 点击:

    林文月,台湾颇负盛名的散文家,身兼文学研究者、创作者、翻译者三种身份。她的散文委婉真挚、凝固优雅、才华超逸,《京都一年》、《午后书房》、《交谈》、《拟古》等作品在台湾影响很大,多次获奖,成为众多中文系师生和文学爱好者长久以来的偶像。她翻译的《源氏物语》目前为华语世界最优秀版本,而她穷其一生执着于“中华文化的薪火传递”的追求,更令后人敬佩和尊重。

   

童年,在上海江湾路度过

    我虽然是一个道道地地的台湾人,却出生在上海,双亲很早便从台湾迁居于上海,我家八个兄弟姊妹当中,七人都诞生于上海,先后都在上海市江湾路的家长大。

    当时,我们住的是日本租界闸北地区,那里面的日本人占着很大的比例,我们按学区划分,与日本儿童共同上学。我小学五年级以前的教育,都是在“第八国民学校”接受的。当时全校只有我和妹妹两个中国学生,老师和同学总是以奇特的眼光看待我们。

    小时候,我相当好强用功,品行也优良。做一个小学生,最高的荣誉莫过于当班长,父亲勉励我们时,也总以当班长期许我们。那时很流行在学校操场上溜冰,溜冰鞋卖价很贵,我常常梦想拥有一双自己的溜冰鞋。父亲答应说,如果我能荣任班长,便买一双送给我做奖品。有了这个目标,我更加努力读书,而我的成绩也果真超出班上所有日本同学之上,然而那位日本男老师却只让我当副班长,因为我是中国人。我也就始终没法子得到一双发光的溜冰鞋了。

    日本小学生往返学校都排队走路,我们经常会在路途上相遇,双方总是像仇敌似的,一方叫喊:“小东洋鬼子!小东洋鬼子!”另一方又叫喊:“支那仔!支那仔!”甚而会互相捡地上的小石子乱扔。

    一九四五年八月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。接着而来的是一片混乱的日子。我和弟妹们躲在二楼浴室的小窗口前,好奇地偷窥街上紧张而混乱的景象。我家门口插着一面簇新的青天白日满地红的中国国旗,所以很安全。后来,汤恩伯将军来到上海。上海的台籍居民组织了一个同乡会,派代表到坐落于北四川路的前日本海军陆战队去拜会汤将军。他们要物色一个十来岁的女孩担任献花的角色。大概由于父亲也是代表之一,所以我被选上了。那天一清早,父亲一再提醒我献花的礼仪。战战兢兢完成任务后,汤将军好像还笑着摸摸我的短发。

    次年二月,我们三家人共乘一船回台湾。离开上海时,天寒地冻。咖啡色的扬子江上,飘荡着一层冰凉凉的雾。从基隆乘坐舅舅来迎的汽车到台北,路途虽远,却丝毫不觉得疲倦。对于生长在上海的我来说,此地抬头可见的青翠山峦,毋宁是颇具吸引力的。我在心里反复地自问:“这就是我的家乡吗?”

    初来时,我们住在东门町(今仁爱路一带)。头一天去上学,级任老师特别向班上的同学介绍,说我来自上海,希望大家待我友善。那时候,本省人喜欢叫外省人为“阿山仔”——表示来自唐山的人,同学们便管我叫做“半山仔”。光复之初,本省籍的国文老师多数上课时是用台湾话解释国语,这使我的学习十分困难。记得第一次考国文,成绩是三十分,我从来没有考过这样低的分数,真成了难忘的回忆呢!以后的日子,我加倍努力读书,努力跟大家学习带北部腔调的台湾话。逐渐的,我和别人的差距减少到最低限度,这才感觉自己真正融入了生活的环境里。半年后,北二女中招考新生,我幸而被录取。

   

青春时的反叛,令我报考了中文系

    一次,我应邀到“清华大学”讲演,学生最后向我提出这样一个问题:“何以今日文坛上找不到几位中文系出身的人?中文系的人都在做什么工作呢?”这个问题来得有些突然,而且不是三言两语所能道尽的,我只好对他们说:“让我回去反省一下吧。”

本新闻共5页,当前在第1页  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

责任编辑:
 
上一篇:养心种山茶
下一篇:60年前我在上海高考
地址:上海市嘉定区项泾西街50号 联系电话:69916688 邮编:201800
技术支持:嘉定网页工作室